Mr莫_蚺诺

余生愿陪你荒唐与共

<自翻>小王子 第四章

                                         第四章

      我由是知晓了第二个重要的讯息:小王子的星球几乎没有一个房子大!

      然而那在我看来并不奇怪,我很清楚,除了像地球、木星、火星和金星之类的大行星以外,还有成千上万的被我们命名过的行星,而它们中的一些小得只能用望远镜才能勉强看到。当天文学家发现这样的小行星时,他们只会给它们标上数字,比如“小行星325”这样,而不会特意取个名字。

      我想我有理由相信小王子是从一个叫B-612的小行星上来的。

      这颗小行星至今只在1909年被望远镜观测到过一次,观测者是位土耳其的天文学家。

      刚一发现它,这位天文学家就在国际天文代表大会上郑重其事地发表了他的成果。但他当时身着土耳其的传统服饰,所以没有人愿意相信他的话。

      大人们就是那样……

      然而多亏了一个土耳其的独裁者下令他的子民必须换上欧式服装,违者以死罪论处,这位天文学家才得以在1920年的时候身穿典雅而迷人的华服,再一次展示他的研究成果。这一回,所有人都认真聆听了他的报告。

      我告诉了你这么多关于这个小行星的细枝末节,还强调了它的编号,其实这些都是为了迎合大人们。当你告诉他们你结识了一个新朋友时,他们从来不会问你任何真正重要的事。他们从不会对你说:“他的声音是怎样的?他最爱玩儿什么游戏?他有没有收藏蝴蝶呢?”惟有数字,才能使他们确信自己足够了解他。

      你若是要向他们说:“我瞧见了一栋用玫瑰色砖块砌成的房子,它美极了,它有个盛放着天竺葵的窗子,和一个供鸽子们踱步的屋顶。”他们或许根本就想象不出这房子到底是个什么样。你只有这样说:“我瞧见了一栋得花十万法郎才能买到的房子。“他们才会惊叹:“哦,多么美的房子啊!”

      同样的道理,你或许想对他们说:“小王子存在过的证据,就是他曾那样惹人着迷过,他曾开怀大笑过,他还曾为一只绵羊苦苦寻求过。如果谁想要一只绵羊,那便是他存在的证据。”可告诉他们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会耸耸肩,把你当作小孩对待。但你要是告诉他们:“他来自B-612小行星。“他们就会信以为真,并且不会用各种问题刁难你。

       他们就是那样,你绝不能与他们作对。孩子们总是得包容大人们,很多很多。

      不过说真的,于我们这些晓得生之意义为何的人而言,数字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兴许,我本该以童话的形式展开这个故事。我本该这样说:“很久以前,有个住在几乎还没他自己个头大的星球上的小王子,他很想要一只绵羊……”

      对于那些明了生的意义的人来说,那样做会使我的故事显得更为可信。

     但我不想让任何人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来看我的书。因为在我将这些回忆付诸笔端之时,我实在承受了太多太多的悲恸。自我的朋友与他的羊离我而去,业已过了六年之久,我屡次试着在这里描绘他的样子,都是为了确保我不会忘记他。忘记一个朋友是件多么悲哀的事啊。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曾拥有过一个真正的朋友的。而且倘若我忘了他,我或许就会沦为那些除了数字以外什么都不在乎的大人了。

      出于同样的理由,我买了一箱颜料和一些铅笔。在我这个年纪重新学会画画已经很难了,更何况自打我六岁起,我就再也没画过除了大蟒蛇的身体内部和外部之外的东西。我当然会竭尽全力使我的画的肖像贴近真实的情形,但我也不能完全担保。可能有一副画得不错,而另一副也许就成了四不像。我也会犯一些错,比如在小王子的身高上,他被我画得时高时矮,而且他衣服的颜色我也不能记得很清楚。就这样,我笨手笨脚地做着,终于勉强完成了它。它算不上好,但也不太糟,但愿它大体上还能过得去吧。

      准确来说,我还在不少重要的地方犯了错,不过那也不能归咎于我。我的朋友从未向我解释过什么,或许,他以为我和他是一样的。可不幸的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样透过箱子,来看见里边的羊儿。或许我有一点点像大人了吧。我终究,是要长大的。




TBC.

参考英文版自译

水平有限 仅供自娱自乐

欢迎指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