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莫_蚺诺

余生愿陪你荒唐与共

【梗】忘爱症x抑郁症。

“我护你一世,你却浑然不知。”


0 ]
那天雾气很重。
光线颤颤巍巍地穿过浓浓的雾霭,在地上留下几个浅浅的光斑。
乔德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来的。
他眼里所见只有灰色的、压抑的雾与尘,路长得好像没有尽头。唯一记得深刻的,是冰凉的一行眼泪,缓缓地顺着他的面庞,流下,流下。
也许过了很久很久。
久得他几乎都忘了光亮的形状。
突然雾散了。
尘埃落下。
风也停止了喧嚣。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如果不是好像就好了。


1 ]
乔德是在一个盛夏遇见玛丽安的。
她戴着茶色的遮阳帽,一袭米色长裙上点缀着碎花。她站在马路对面,整个人被笼罩在暖橙色的光里。她精致的面庞上是淡淡笑意,栗色的长发松松地卷着,正好垂在两肩。
乔德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位年轻的小姐。
他正要拿钞票的手顿住了,足足过了两秒才继续他的动作。卖报纸的老太太忍不住多瞅了他几眼。
他匆匆接住了报纸,转身要把它塞到包里,这时候他发现那位小姐已经不见踪影。乔德忍不住心里叹息了两声。


2 ]
第二次见到玛丽安是出于一次巧合。
那时候已是冬日。
乔德在回家的火车上倒了霉运,他为了上厕所,从车厢的末尾走到了头等厢。然后,他就戏剧般地,再次遇见了那位年轻而美丽的小姐。她端坐在座位上。乔德记忆力一向不错,他一下子认出了她,却不记得他曾经设计好的对话。
于是他像白痴一样与玛丽安对视,却一言不发。
时钟嘀嗒嘀嗒。气氛变得尴尬。
“先生?”玛丽安漂亮的脸蛋上浮现了疑惑的神情。
乔德游离的魂这时候才给予了反射性的回应,“啊..没...没事。”
当他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简直想跳窗的心都有。乔德懊悔没有记起他应当讲的台词,也懊悔没有给她留下一个稍微好些的印象。
好在他还不是那么冒失的人。
他从厕所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整理好了呼吸。
“小姐,我为之前的不礼貌向您道歉。”乔德努力做出真诚的神情,“您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虽然像她的故人根本不曾有过。
玛丽安回以微笑,“没关系,您不需要道歉,先生。况且这也是缘分。”
“那么....”
经过一大串的冗长的客套,乔德终于得到了这位小姐的联系方式与大致的住址。


3 ]
后来的故事他记得刻骨铭心。
那一年,玛丽安与他的沟通方式是相互写信。
最初只是一月一封,后来越来越多。
大概又是一年的盛夏,乔德与玛丽安再次见面。只是这次再也不是运气使然。
他们相爱了。
从交谈到亲吻,从盛夏到寒冬。
乔德记得那时候的鸟儿唱歌很好听,风里飘着紫罗兰的朦胧香气。
玛丽安的嘴唇像涂了蜂蜜的玫瑰。
她荡着红晕的脸颊似乎吹弹可破。
他忍不住吻了一次。
又一次。


4 ]
玛丽安失踪是在他们相爱第三年的秋天。
大雁南飞,落叶凋零。
像是约定好的一样。
她也悄悄地就这么走了。
留下的乔德绕着整座城市找了一遍,又一遍。
那年的秋天太长。
长得让他寝食难安。


5 ]
总有人说这座城市太拥挤。
可是再多的车水马龙,没有你,也显得那么空旷。
太多的措手不及。
太多的痛苦难言。
所以他也走了。


6 ]
玛丽安再次见到乔德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是谁?”
管家把乔德推得好远好远。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迎婚的人群,满脑子只有三个字。
——为什么。
他不记得玛丽安那天穿着怎样华贵的婚纱,也不记得站在她身旁男子的容貌。
只记得心像玻璃那样破碎成悲伤的形状。
一片,两片。


7 ]
乔德只住在有玛丽安的城市。
他在玛丽安住所的附近租了一套房子。
偶尔还能看见她,在橙光里与另一位男子并肩而立。
只是她似乎再也没笑过。
从邻居的只言片语里,乔德知道了玛丽安患有忘爱症。
她忘记了她的爱人,只有爱人的死亡才能使她记起。
她回到原来的家之后,很多曾经的追求者都蜂拥而至。
每个人都说他是她的爱人,可是她不信。
后来她因为家里的关系嫁给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乔德的嘴角苦涩地扬起。
这样吗。


8 ]
乔德有抑郁症。
她不知道,大概以后也不会知道。
乔德的手臂上有很多被烟头烫伤的印子。
还有很多被刀划伤的痕迹。
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与玛丽安在一起的那几年,他的症状本已缓和了很多。
她走了,悲伤卷土重来。


9 ]
他很想死。
却又不能死。
乔德想了好久好久。
他记得玛丽安还在的日子里,他曾说过他要做她一世的骑士。
披荆斩棘,在所不辞。
他决定遵守这个诺言。
骑士,怎么舍得让她伤心。


10 ]
很多很多年过去。
玛丽安去世了。
乔德听说到这个消息,却一脸的释然。
他颤抖着,一步一步走上高楼的顶端。
那天的雾气很大。
他不再年轻的身体在翻涌的雾里舒展着。
快速下降。
耳畔是呼呼的风声。
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
骨头与地面冲撞,发出了美妙的碎裂声。

——那么我来了。


0 ]
“我护你一世,你却浑然不知。”
愿所有悲伤都有尽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