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莫_蚺诺

余生愿陪你荒唐与共

花间

这是我第一次,用“致命”来形容一个人的嘴唇。
像是两片花瓣轻皱,在光影的变幻中绽出细腻而恰到好处的纹络。它的花蕊如同将熟而未熟的某种神秘的丛林果实,微微鼓起,流转出诱人犯罪的奇妙光泽。
它的颜色,又像是将世界上所有红玫瑰碾碎后用最细嫩的双手轻轻揉起,再于千坛红酒之中浸染七年光阴才能够成就的传奇。


它温柔而狂野,可爱却性感,叫人涌出无法抑制的、亚当与夏娃曾拥有的念想。
不,它远比禁果更具诱惑性,也更加危险,以至于在夺人性命之时显得那么轻易而自然。仿佛人们生来,就是为被它俘获而活的。


明明听起来是如此致命的毒物,在害人性命的同时,它却又足以赋予一个人以生命。
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的灵魂再也不属于这副丑陋的、令人嫌恶的皮囊。

它的美好叫我回想起遥远的童年时代,果园里一度飘溢出的清香,鸟儿栖息其间彼此交谈的话语,一瞬之间,似乎身体的每个毛孔都蹦起了踢踏,叫喊着快活的歌。

我的灵魂飞走了,要飞向更远更飘渺的地方去,正像太阳鸟不甘匍匐于黑暗之中一样,它们永远不会停下,即使那阳光会刺瞎它们的眼睛,那荆棘要折断它们的羽毛。


因为遇见了你,我终于明白,原来那些诗人所称颂的繁花的美丽仅仅是场虚梦。

你的身影一旦出现,那些花儿便会羞愧地晓得自己的肤浅。


可若要我说我灵魂的主人是你,我又怕污了你的声名。

我是不敢亲吻你的,我心爱的姑娘。
尽管我曾经那么多次幻想我的舌尖探索这片肥沃之地的样子,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流浪人在热带雨林之中苦苦寻觅甘甜的果实,在无尽的渴求之下,我惟有贪婪而不知停止。
我甚至不敢靠近你,仅仅闻上一点、嗅上一嗅,我便未尝而身先醉,仿佛全身都陷在以爱为名的流沙之中,永远、永远也无法挣脱开来。


姑娘,姑娘。
我爱了一辈子而不自知的姑娘。
请允许我这样在心里暗暗地、不求回应地呼唤你,千遍万遍。

直到,直到我的死期降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