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莫_蚺诺

余生愿陪你荒唐与共

昨日去了大学附近的Cathedral。从现代化的二楼进入年代久远的一楼,像是数代的繁华落下,洗出岁月沉淀后百年前的智慧的火光。
我是很喜欢教堂这种地方的,与我的信仰无关。也许是因为那种无法言述的神圣感,也许是因为唱诗班的孩子们的空灵嗓音,又也许,是某种摄人心魄的东西抓住了我,叫我难以逃脱。
筑就它的不仅仅是六百万块红砖,更是工匠们数十年的汗与泪,无数信徒浴着战火也未曾熄灭的意念。我喜爱它如同太阳投影的流光溢彩的窗,能使一个乐符轻易迸溅出回响的房顶,井然陈列在展示柜台中无声诉说着什么的礼器们。我忽然想,要是我是个信徒就好了,那样的话或许我就能知晓它们所有的故事,震撼到移不开步子,而不是仅仅觉得它们好看而已。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