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莫_蚺诺

余生愿陪你荒唐与共

做最狂的梦,写最傻的诗。

花间

这是我第一次,用“致命”来形容一个人的嘴唇。
像是两片花瓣轻皱,在光影的变幻中绽出细腻而恰到好处的纹络。它的花蕊如同将熟而未熟的某种神秘的丛林果实,微微鼓起,流转出诱人犯罪的奇妙光泽。
它的颜色,又像是将世界上所有红玫瑰碾碎后用最细嫩的双手轻轻揉起,再于千坛红酒之中浸染七年光阴才能够成就的传奇。


它温柔而狂野,可爱却性感,叫人涌出无法抑制的、亚当与夏娃曾拥有的念想。
不,它远比禁果更具诱惑性,也更加危险,以至于在夺人性命之时显得那么轻易而自然。仿佛人们生来,就是为被它俘获而活的。


可是,明明听起来是如此致命的毒物,与害人性命的同时,它却又足以赋予一个人以生命。
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的灵魂再也不属于这副丑陋的、令人嫌恶的皮囊。

它的美好叫我回想起遥远的童年时代,果园里一度飘溢出的清香,鸟儿栖息其间彼此交谈的话语,一瞬之间,似乎身体的每个毛孔都蹦起了踢踏,叫喊着快活的歌。

我的灵魂飞走了,要飞向更远更飘渺的地方去,正像太阳鸟不甘匍匐于黑暗之中一样,它们永远不会停下,即使那阳光会刺瞎它们的眼睛,那荆棘要折断它们的羽毛。


因为遇见了你,我终于明白,原来那些诗人所称颂的繁花的美丽仅仅是场虚梦。

你的身影一旦出现,那些花儿便会羞愧地晓得自己的肤浅。


可若要我说我灵魂的主人是你,我又怕污了你的声名。

我是不敢亲吻你的,我心爱的姑娘。
尽管我曾经那么多次幻想我的舌尖探索这片肥沃之地的样子,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流浪人在热带雨林之中苦苦寻觅甘甜的果实,在无尽的渴求之下,我惟有贪婪而不知停止。
我甚至不敢靠近你,仅仅闻上一点、嗅上一嗅,我便未尝而身先醉,仿佛全身都陷在以爱为名的流沙之中,永远、永远也无法挣脱开来。


姑娘,姑娘。
我爱了一辈子而不自知的姑娘。
请允许我这样在心里暗暗地、不求回应地呼唤你,千遍万遍。

直到,直到我的死期降临。

昨日去了大学附近的Gabrial Cathedral。从现代化的二楼进入年代久远的一楼,像是数代的繁华落下,洗出岁月沉淀后百年前的智慧的火光。
我是很喜欢教堂这种地方的,与我的信仰无关。也许是因为那种无法言述的神圣感,也许是因为唱诗班的孩子们的空灵嗓音,又也许,是某种摄人心魄的东西抓住了我,叫我难以逃脱。
筑就它的不仅仅是六百万块红砖,更是工匠们数十年的汗与泪,无数信徒浴着战火也未曾熄灭的意念。我喜爱它如同太阳投影的流光溢彩的窗,能使一个乐符轻易迸溅出回响的房顶,井然陈列在展示柜台中无声诉说着什么的礼器们。我忽然想,要是我是个信徒就好了,那样的话或许我就能知晓它们所有的故事,震撼到移不开步子,而不是仅仅觉得它们好看而已。

小王子

英文版原文
"If some one loves a flower, of which just one single blossom grows in all the 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stars, it is enough to make him happy just to look at the stars. He can say to himself, 'Somewhere, my flower is there....' But if the sheep eats the flower, in one moment all his stars will be darkened."


中文版自(xia)译
倘若有人爱上了一朵花儿,那么在万千星辰里它即是独一无二,仅仅是望向星空就足以叫他欢喜。他也许会自言自语道,“在这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属于我的花儿便落在那里.....”但是呀,如果那不知好歹的羊儿把花儿吞进肚里,他眼中的繁星就于一瞬之间,全部倏地熄灭了。

卑微到尘土里 于是开出了花



我从未见过那样好看的眼睛。

纤长而柔软的睫毛轻微地颤动,似有阵风吹来,浪拂过一片松林。

一条深肉色的温软曲线像飞鸟,在松林的一侧不急不缓地穿梭,勾勒出你眼睛的形状。

沿着若隐若现的、淡红色的小道,越过一片雪白,我知道我站在这片雪地的中央——你的瞳孔,我惴惴的心。

像是玻璃筑成的圣殿,一丝一缕的深棕从灰色边缘地带颤抖着匍匐前往我的脚下,抱着最卑微的念想朝圣。

从此刻起,我再没有曾引以为傲的自尊,甚至忘却了百鸟奏过的音乐、不夜城一度现过的车水马龙,万花于春夏毫无保留的盛放——我只记得你。

你的目光定住又垂下,我却看到一个盛世的落幕与繁华。

我再没有往日千分之一的勇气,又怎敢久久眺望你眼中的夜暮与黎明。

你知道吗,这世上的所有山川河流汇合在一起,仍敌不过你眼里流转的岁月三分两分。

也许遇见你之前,我从未明白爱情是这样叫人心痛的东西。

或许在遇见你以前,我也从未明白,原来眼睛,也可以是灵魂栖息的归巢。

遇见你,是我三生有幸。
与你告别,却是再自然不过的结局。

亲爱的,你应当习惯。
习惯那些无聊的,枯燥的,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日子。
那些明快的音符终将成为一段封尘的往事。
将你的锋芒收敛,把你的天真掩藏。
让本我就这样怯懦地蜷缩在潮湿的地窖。
习惯孤独,孤独麻木。

当潮声变得沙哑
一切走向尽头
当我忘记刻进骨子里的想念
心如同死灰那样的沉默无言
我要彻夜狂欢
不醉不散

他活在久远到落尘的时光
封存在不愿提及的记忆里
不曾倾听过的乐声
它从哪里来
又要往哪里去

写给未亡人

 

0]

谁都曾在年轻的时候爱过那么一个人

为他迷惘 为他犯错

甚至是失去自我

哪怕他只是像一颗流星那样

难以触碰 一闪即逝

你以为爱了就会永久

最终他在你的生命里

却也不过是个匆匆过客

 

 

 

1]

初次见到阿旭 忘记是在哪一天

恍惚记得那时正值秋季

金黄色的落叶哗啦啦地在风里旋转

阳光灿烂 秋高气爽

他穿着雪白的校服从教室里走出来

我看向他 他疑惑地看向我

令人心动的眼神交汇 想想也仅仅一点五秒

愚蠢而又草率

用来形容我再合适不过

 

 

 

2]

阿旭是隔壁班的男生

听说他学习很好 总是独自一人

也总是有女生送给他巧克力一类乱七八糟的礼物

可他似乎从来没有收过

我们不常见面

唯一勉强算是亲密的交集 是晨会时相距一点三米的座位

因此我格外期盼晨会

尽管其内容永远无聊至极 糟糕透顶

 

 

 

3]

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数着我们还能见面的日子

在倒数第九十九天的傍晚

夕阳将整个天空染上了橙红色

阿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我涨红了脸悄悄地在后面跟随

那时候胆子很小 那曾是我干过的最冒险的事

幸运的是 他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我在楼下的巷口远远地望见他上了楼

眯起眼睛

好不容易瞄到了他的门牌号

于是我捂住强烈振动着的胸口 踉踉跄跄地逃回了家

后来 在某个夜晚

我终于在他家的信箱里

塞进了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一枚蓝色书签




4]

听说毕业之前会照全年级合影

我就忍不住期待

一想到也许会和阿旭出现在同一张画面上

我便感到高兴 而且激动起来

那时候的我很容易满足

他只要朝我笑一下 即使并不是朝向我

我一整天的心情就会变好

或许这便是自作多情的好处吧

 

 

 

5]

真正拍毕业照那天 天气阴沉沉的

不过因为是在室内 所以并没有什么影响

我并没有看到阿旭

也许只是因为他离我太远

我如是安慰着自己

毕竟是全年级的合影 最后给出的照片总是会有他的

 

 

 

6]

拍完毕业照后就开始忙碌于学业

晨会的座位也调换了 

我更加难以见到阿旭

有时我想 他在此刻究竟在干什么呢

多半还在学习吧 我自己回答自己

偶尔也会感到难过

只是庆幸这种心情因为各种琐事很快就丢到脑后

 

 

 

 

7]

毕业典礼那天

我领到了毕业照

一切都很混乱 使我几乎晕眩

我在毕业照上找到了阿旭

他站在很偏僻的角落 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照片上的阿旭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和初见时一样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可惜他并没有出席毕业典礼

也无法打听到任何关于他的音讯

或许是老天注定吧

光是这样就足够了 我不停地对自己说

 

 

 

 

8]

毕业之后过了一个星期

我收到了一封来自曾同校的好友的信

她邀我一起去南山

我写信回应

 

 

 

 

9]

夜晚 我独自潜入校园

触摸着再熟谂不过的生了锈的栏杆

沿着扶梯踏上学校的天台

晚风习习 吹乱了发尾

脑海里是早晨所看见的画面

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里 他笑得很好看

 

  

10]

远处摩天大楼变幻着色彩

街上的车水马龙也如此索然无味

心脏不可控制地抽搐起来

闭上眼睛 深呼吸

再抬头一些 眼前闪耀着璀璨的夜空

那或许是他死前看到的最后的风景

如果我的最后一刻也能看到这样的景色

那真是太令人开心了

 

 

 

0] 

耳畔是呼呼的风声

映入眼帘的是不断放大的景象

突然感到无比的安心

即使我想

我们永远都只是这般令人伤感的陌生关系

如此也好 不是吗

 

 

 

 

 

FIN.





#梗来自哈根达斯下的凄凉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