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莫_蚺诺

余生愿陪你荒唐与共

什么都想要的结果,往往是什么也得不到。

早上突然一想,我写文居然也有五年多了...我好老哦......然鹅这五年似乎也并没能进步多少 且透明且珍惜吧

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 我们比想象还要自由

占尽便宜的人,终将为便宜占有。
拖延时间者,注定成为时间的晚餐。

等到很多很多年以后,看过了一群群候鸟哗啦啦地飞来又哗啦啦地飞去,我依然还是那个独自住在B-612小行星上的旅人,不停挪着我的小凳子,一个人观赏36次日出和日落。

只是偶尔,偶尔那太阳落下的光晕会提醒我一些事情。

比如猴面包树的种子,蠢蠢欲动的火山们,还有,还有始终在我记忆里,赖着不走的你。




人们都说孤独的时候要望着星空,可是我却确信我只配拥有无尽的黑夜。那些星星越是挨在一起,就越叫我心生妒忌。

陪伴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在很大很大的幸福背后总会暗藏着很小很小的自己。

我看着这片星河灿烂,璀璨得花了人的眼。

你看啊,有些星星在守望另一颗星星,它们在守望着同一个黎明。

可我的小世界里却没有黎明,一个人的守望是没有意义的,哪怕一天有1314次日出也无济于事。



“在看第36次日落的时候,你会感到寂寞吗?”

飞行员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

我想笑却没了笑意,这个问题本来就不需要答案啊。



我并不是小王子,我只是个有着种种喜怒哀乐的普通人。

在这浩大的世间里,我不过是在努力地扮演着一个毫无特点的角色,不断行走,偶尔停下。再回首才发现,原来我风尘仆仆地来去,也仅仅是在原地兜兜转转罢了。

失落的岁月中我收获了很多伪装,撕不下的皮囊里裹挟着一颗积满灰尘的心。

你们说要回归真实,我却早已忘了什么是真实。

我的脑海里叫嚣的是你们的号音,我的选择为更多人的选择左右。尽管是这样追随大流,那份孤独也从未消退过。



狂欢是你们的狂欢,孤单是我一个人的孤单。

一天36次的日出与日落,因为只有我留心观赏而失去了其意义。那些浩瀚的星辰大海需要有另一个人守望,才会显得格外美丽。

如果你在,这一切或许就会变得妙不可言。

如果......

小王子#3



英文版原文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to come back at the same hour," said the fox. "If, for example, you come at four o'clock in the afternoon, then at three o'clock I shall begin to be happy. I shall feel happier and happier as the hour advances. At four o'clock, I shall already be worrying and jumping about. I shall show you how happy I am! But if you come at just any time, I shall never know at what hour my heart is to be ready to greet you... One must observe the proper rites..."



中文版自(xia)译
“在同一个时刻回到我身边的话就更好啦,”狐狸说,“举个例子,假如你在下午四点到来,那么在下午三点,我就会开始感到幸福。随着那个时刻的靠近,我心底的小小欢喜悄悄地发芽开花。等到四点降临,我早已盼望得发了愁,满世界跳来跳去。我会让你明白,此刻的我是多么快活呀!但是倘若你的来期变幻无常,我将永远都不知道该在何时酝酿迎接你的心情......人的会面就该遵循一定的仪式规则......”

小王子 #2



“我的生活单调得过分,”狐狸说道,“我猎杀小鸡,人们猎杀我。世上所有的小鸡都没有差别,所有的人也统统千篇一律。终于,我感到有些厌倦。可是,倘若你愿意驯服我,这就好像太阳忽然降临我的生命,从此驱走永夜而予我灿烂。我将会懂得,原来有一种脚步声可以那样与众不同。其他人的脚步声只会使我匆匆逃入地下,而你的,却会叫我放下警觉去迎接你,犹如某种摄人心魄的音乐。而且,你看啊,瞧见那边的麦田了吗?我是不吃面包的,小麦于我毫无用处。我眼里的麦田从来缄默无言,这真让人难过。但是呀,你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试想当你驯服我之后,这一切将变得多么美好啊!那些同样泛着金黄的麦粒,将勾起我对你的万般思念。而我,也终将爱上,聆听风儿在麦粒间穿行而过的感觉……”



参考英文版自译
TBC.

做最狂的梦,写最傻的诗。

花间

这是我第一次,用“致命”来形容一个人的嘴唇。
像是两片花瓣轻皱,在光影的变幻中绽出细腻而恰到好处的纹络。它的花蕊如同将熟而未熟的某种神秘的丛林果实,微微鼓起,流转出诱人犯罪的奇妙光泽。
它的颜色,又像是将世界上所有红玫瑰碾碎后用最细嫩的双手轻轻揉起,再于千坛红酒之中浸染七年光阴才能够成就的传奇。


它温柔而狂野,可爱却性感,叫人涌出无法抑制的、亚当与夏娃曾拥有的念想。
不,它远比禁果更具诱惑性,也更加危险,以至于在夺人性命之时显得那么轻易而自然。仿佛人们生来,就是为被它俘获而活的。


明明听起来是如此致命的毒物,在害人性命的同时,它却又足以赋予一个人以生命。
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的灵魂再也不属于这副丑陋的、令人嫌恶的皮囊。

它的美好叫我回想起遥远的童年时代,果园里一度飘溢出的清香,鸟儿栖息其间彼此交谈的话语,一瞬之间,似乎身体的每个毛孔都蹦起了踢踏,叫喊着快活的歌。

我的灵魂飞走了,要飞向更远更飘渺的地方去,正像太阳鸟不甘匍匐于黑暗之中一样,它们永远不会停下,即使那阳光会刺瞎它们的眼睛,那荆棘要折断它们的羽毛。


因为遇见了你,我终于明白,原来那些诗人所称颂的繁花的美丽仅仅是场虚梦。

你的身影一旦出现,那些花儿便会羞愧地晓得自己的肤浅。


可若要我说我灵魂的主人是你,我又怕污了你的声名。

我是不敢亲吻你的,我心爱的姑娘。
尽管我曾经那么多次幻想我的舌尖探索这片肥沃之地的样子,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流浪人在热带雨林之中苦苦寻觅甘甜的果实,在无尽的渴求之下,我惟有贪婪而不知停止。
我甚至不敢靠近你,仅仅闻上一点、嗅上一嗅,我便未尝而身先醉,仿佛全身都陷在以爱为名的流沙之中,永远、永远也无法挣脱开来。


姑娘,姑娘。
我爱了一辈子而不自知的姑娘。
请允许我这样在心里暗暗地、不求回应地呼唤你,千遍万遍。

直到,直到我的死期降临。